何以为家__宁海新闻网正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10

  窗外是静止的阳光。我从高处鸟瞰,小区里的孩子在秋千与滑梯间奔跑,身后是念叨着的中年人,这似是恩赐了,能够在早晨见到这生机勃勃的景象。

  昨夜,趁着空闲,我看了一本名为《血疫——埃博拉的故事》的小说。小说由真实事件改编,作者普雷斯顿因此获得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颁发的防疫斗士奖,他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以非医生身份获奖的得主。1976年,埃博拉病毒初次在刚果埃博拉河附近的村庄爆发。那会,文章主人公的老师就在现场。他亲眼目睹了埃博拉病毒对人类的屠杀。那时人们求天不应,求地不灵的恐惧,感染者空洞无望的眼神,心水平特报图,将死者七窍流血化脓的惨状,五十多个村庄里无数具被烧焦的尸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埃博拉是一种怎么样的怪物。而与他同行的另一个防疫员罗德斯,看到了不同的东西:军队对于隔离区民众的射杀,民众相互之间的猜忌,整个社会的动荡不堪……

  在此之后,他们开始研究埃博拉病毒的传染源,有部分证据表明,果蝠,是这种病毒的携带者,但它其实是有多种宿主的病毒,除了埃博拉病毒,这类以动物为宿主的病毒的另外例子就是艾滋病毒和SARS病毒。SARS病毒来源于云贵高原中的中华菊头蝠。艾滋病是1908年由猩猩传给人,随后缓慢传播到全世界。

  了解以后,我不禁疑问,为什么人会被其感染?如果人一直与动物隔离,那这些惨案是否就不会发生?答案是无解的。人与自然本是共生共存,《礼记·王制》有言日:“山川神袛,有山川神袛,有不举祭者为不敬,不敬者,君削以地。”那刀耕火种的文明,竟比现代更为先进吗?过去的150年中,人类的数量大幅增加,无可避免的,我们开始侵占其它生物的领地。当我们包围野生动物,踏进它们的地盘,把它们逼到墙角,消灭它们,并吃掉它们时,我们也染上了它们的疾病,我们成了病毒这种远古掠食者的最佳目标。无论如何,我们是无法对这些可怕病毒置身事外的,因为我们就活在自然界里。

  人类常常忘了自己也是动物,也与自然密不可分。这些病毒就是几乎和地球同龄,它们介于生命和非生命之间,正如地球介于生命和非生命之间。每一次病毒爆发,更像是地球对人类启动了免疫系统——人类是病毒,自然是在保护自己。

  有朝一日,如果我们再看不到“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壮景,再赏不了荷叶田田,漫水轻纱的月色,入眼是满目的疮痍,揪心的苍凉。是谁的错?是谁的因果报应?是人类!就如过往对“进口洋垃圾”一事的争议,民众对政府发泄着怒火,他们质问着政府为何破坏自然,转身却丢下垃圾,建起一个个填埋场。这又是谁的作为?

  严春友老师曾在书中写到:“人类是大自然的模仿者,但他模仿得很拙劣。”智能AI,全息投影,3D打印等技术的发展,令人们骄傲自得,自认为有了改造另一个地球的能力。航空航天技术的开发更使甚者肆无忌惮的破坏生态——系外宜居的星球迟早会被发现,地球早晚会被舍弃,那又何乐而不为呢?这些人,早就脱离了自然的范畴,他们岂是不知世上生命疾苦,不知自然百态萧瑟吗?那令人触目惊心的物种灭绝数据,对他们只是一掠而过的幻影罢了。

  或许有人说我已足够幸运,那些战乱中无处可归的灵魂所遭遇的,才是最大的不幸。父母无所养,儿女无所依,身边常伴死亡,路上患有恶疾。同处在一个地球上,一个时代中,生命往往是不公的,我无法代替他人受难,却想在日后尽绵薄之力。

  我生长在江南水乡,我的母亲看着她慢慢消亡。还没等我长大,她的泪水已经流尽,她的皱纹已被铲平。我的朦胧的水乡啊,是什么让您黯然失色,是什么让您风韵逝去?尖锐刺耳的车笛取代潺潺淌过的水声,耳边的嘈杂不断提醒着我,心底的幻想只是过往云烟。

  我爱这城市仅存的干净的阳光,一如我爱这祖国的大好河山,爱这世界的华美绚烂。历史的长河冲刷而过,不留情面,不予怜悯,可终会留下痕迹。自然将倾,则何处为人类归宿!但愿后人不会看到千疮百孔的地球,不用发出那一声哀叹:“何以为家。”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现场报码| 管家婆心水高手论坛| 金钱豹论坛香港马会| 金六福高手坛| 精准三肖三码免费资料| 小鱼儿玄机二站跑狗图|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开奖结果查询2018结果| 香港挂牌记录| 香港六和开奖挂牌| 香港马会中特免费资料|